百事2平台“无为而治”唯独纾困甘肃杉杉!33300国芳集团首个股东增持方案难解市场担忧

近日,国芳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董事张辉阳计划于该公告披露之日起6个月内,在增持价格不超过4.6元/股的范围内,以自有资金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公司股份,累计增持总金额折合人民币不低于1000万元、累计增持比例不超过截至2021年1月20日公司股份总数的2%。

成立于1996年4月的国芳集团可谓甘肃境内地地道道的百货业老牌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为百货、超市、电器及房地产租赁。至今,国芳集团在主营业务集中度与地区业务密度方面保持着“双高”特征——公司百货业务营收占比高达70%,来自兰州的营收占比高达85%,其余营收来自于银川、西宁等地。

众所周知,近年来新业态零售更具活力和渗透性,占领了许多百货商超业的固有市场,业内企业的传统赢利模式面临较大压力,需要思变,以适应大众消费习惯和业内商业模式升级的潮流。国芳集团亦不能规避此大势的影响,公司2017年9月上市,业绩经历了短暂的大幅增长后便一路走低,净利增速于2017年三季报时见顶,达37.59%,2019年三季报净利增速转负。

百货业上市公司整体在2019年的净利润降至50.24亿元,同比下滑了30.91%;2020年上半年,业内运营受疫情影响较大,三季度复苏亦乏善可陈,整体净利润仅15.54亿元,同比降幅扩大至67.69%。相比行业总体,国芳集团的业绩颓势要缓和一些,2019年和2020年前三个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15亿元和0.55亿元,同比降幅高达12.74%和43.07%。


国芳集团近年来显得很是“本分”,几近“无为而治”。梳理IFIND数据显示,上市以来至今,公司无违规行为、未收到过关注函、无立案调查记录;管理层相对稳定,期间只有7名高层管理人员离职,在业内24家公司来说,这一数字在最低之列,这两方面都是好的;但公司大型项目投资也是寥寥,去年才有3宗主要项目投资,其中,国芳乐活汇项目投入相对较大,该项目是兰州国芳G99购物中心。


百货业企业的股权投资行为并不少见,国芳集团登陆上交所之后的这类案例也很少:公司此前曾参股奥来德(不超过200万股),奥来德于去年9月挂牌科创板,相关持股信息可见于公司去年中报,同时可见的还有其对于国泰君安A股的投资,这两笔投资在公司三季报中未见披露。

国芳集团资本运作也比较稀有,定增、企业债募资方案还没实现0的突破。唯一值得关注的是公司在去年1月向关联公司甘肃杉杉奥特莱斯购物广场有限公司(甘肃杉杉)提供财务资助。

甘肃国芳工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杉杉商业集团分别持有甘肃杉杉50%的股份。天眼查数据显示,杉杉商业集团由唯品会旗下香港子公司全资控股,2019年7月,唯品会为拓展线下业务收购了杉杉商业集团。杉杉商业集团目前拥有15个对外投资项目,主要的奥莱斯特商场布局在国内二三线城市。甘肃杉杉奥莱斯特则成为国芳集团与杉杉集团共同开发当地市场的孵化器。


2019年9月至当年年底,国芳集团累计向甘肃杉杉签订向其提供了3笔贷款,期限截止日为2020年6月底,但此后均延期至2020年12月31日;国芳集团2020年5月再度向甘肃杉杉提供贷款,期限截止日与上述延期截止日相同。

但是延期还款一拖又拖,并一举拖至明年底——国芳集团于2020年12月23日、今年1月6日和16日3次发布相关贷款延期公告。16日公告显示,过去12个月公司及子公司与甘肃杉杉发生的关联交易累计发生额为12692.00万元公司对甘肃杉杉尚未归还的8745万元财务资助还款期限延至2022年12月31日;并拟再提供不超过5000万元贷款,借款期限同为2022年12月31日。公司表示,未发生其他对外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况,也不存在逾期未收回的金额。

资助甘肃杉杉会给国芳集团带来什么影响呢?

仅从去年三季报看,国芳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为29.18%,流动比和速动比分别为1.27和0.96,债务压力在业内24家公司中处于中等偏下的水平;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表现较好,仅为为1.18天,存货周转天数为97天,业内处于中等水平,不过仍较2019年三季报之时的19天明显上升。

国芳集团存货周转天数统计:


客观而言,国芳集团的整体运营没有进一步拖累行业的后腿,这得益于区域市场优势和公司的保守有关。但有利就有弊,公司的运营之所以难言亮点、缺乏创新的原因也在于此。在百货行业所面临的转型挑战日益增大的趋势下,国芳集团面临的瓶颈并不难预见。

百货行业转型将伴随着轻资产化,为甘肃杉杉贷款不会让国芳集团走上重资产化的覆辙。但从国芳集团近年来整体运作来看,除了给甘肃杉杉奥莱斯特项目财务支援以外,别无其他重大举措。

国芳集团努力资助甘肃杉杉,也许符合公司大股东的利益,假设未来甘肃杉杉奥莱斯特项目顺利上线,与国芳集团在兰州地区并立,在增量有限、拼存量的市场上,对国芳集团本身对产生的影响,还要画一个问号。

然而上述这些难题,并非靠高管增持就能解决。


责任编辑:陈一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