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2娱乐信披被出具警示函、真实产能遭质疑58856长龄液压的IPO梦该清醒些

今年4月份,因为IPO过程中存在未披露与第三方进行资金拆借、未披露开具并背书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等问题,证监会决定对江苏长龄液压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周期拐点已至,业绩增长承压

  长龄液压最早可以追溯到1989年成立的江阴市云亭镇黄台村村办企业长龄液压机具厂。2006年,液压机具厂、液压件厂与夏继发、夏泽民共同出资设立长龄机械,这就是长龄液压的前身。夏继发曾任江阴黄台村村党支部书记、云亭村村党委书记,2001年到2011年任液压机具厂厂长。

  根据招股书的信息,长龄液压目前主要从事液压元件及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中央回转接头、张紧装置等。《每日财报》统计显示,2017年-2019年,长龄液压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25亿元、5.59亿元、6.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684.22万元、1.6亿元、1.7亿元,业绩呈持续上升的态势,但2019年的增速明显下滑。因疫情影响,今年1-3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6亿元,同比下降11.49%,实现净利润4334.55万元,同比下降4.71%。

  报告期内,中央回转接头和张紧装置实现的营收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47%、95.8%和95.92%,其他产品主要包括销轴、阀、弹簧等,销售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53%、4.20%和4.08%,对主营业务收入的贡献程度相对较低。

  作为挖掘机的上游企业,公司的业绩也具备一定的周期属性。2016年开始,固定资产投资需求旺盛,工程机械等下游行业的迅猛发展,带动了液压行业的快速发展,但当固定资产投资需求萎缩、工程机械等下游行业需求拉动不足的时候,公司的业绩将会进入下行周期。

《每日财报》注意到,由于对上市的执着,长龄液压很快在5月21日进行了预披露更新。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在上交所上市,发行不超过2433.34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募资10.01亿元,用于液压回转接头扩建、张紧装置搬迁扩建、智能制造改建、研发试制中心升级建设等4个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最近一轮的工程机械的换机潮在2018年和2019年基本完成,大体上可以确定,2020年全球工程机械产业会负重前行,虽然一季度受到基建开工的影响,国内工程机械的销量上升,但这并不能改变中国工程机械产业整体进入存量时代的现实。前期销量的大幅提升将在一定程度上透支未来的市场销量,作为上游零部件厂商,长龄液压的业绩也会受到直接影响。

  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注意,存量竞争时代,市场份额会进一步向龙头企业集聚,恒立液压(74.4700.590.80%)艾迪精密(42.100-0.40-0.94%)等公司不管是生产能力还是研发实力都要远远强于长龄液压,公司的前景并不乐观。

  由于下游行业的集中度上升,长龄液压的客户集中度也始终高居不下。报告期内,长龄液压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6.99%、79%和78.7%。与此同时,公司的应收账款规模也在水涨船高,2017年末至2019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09亿元、1.56亿元、1.85亿元,虽然公司强调客户的信用度很高,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比如说2019年长龄液压就对应收账款计提了974.91万元的坏账准备。

  因信披违规被出具警示函

  2019年4月22日,长龄液压首次提交了招股说明书,在该份招股说明书中,关于与第三方进行资金拆借、开具并背书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长龄液压均未披露,但这并没有逃过监管。

  今年4月21日,经过仔细核查之后,证监会发现长龄液压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未披露与第三方进行资金拆借、未披露开具并背书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等问题。上述行为违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七条的规定,构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所述行为。

  按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事实上,在IPO期间被点名警告的企业并不多,像这种因为信息披露违规被点名的公司更是不多见。随着注册制推进实施,信披真实将成为对企业的核心要求,对相关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也将持续加大。

  在最近更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长龄液压对以上问题进行了披露。2017年-2018年,长龄液压向非关联第三方拆借资金,拆出金额分别为8390万元、400万,各年度拆入金额分别为0元、200万元。同时,2017年-2019年,长龄液压也曾开具并背书无真实交易背景票据,其金额分别为1193.4万元、70万元、0万元。

  根据《每日财报》之前的经验,资金拆借行为往往发生在家族式企业中,这种公司的权力往往集中在几个人手中。果不其然,从股权结构来看,夏继发、夏泽民父子对于长龄液压拥有着绝对控制权。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夏继发、夏泽民父子直接和间接持有长龄液压的股份合计达到97.86%。

  不只是存在上述被纠察出来的信披问题,公司还有一个问题存在很大疑问。《每日财报》注意到,一份“江苏长龄液压股份有限公司年产5万台套工程机械用关键液压部件扩能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显示,公司在2016仅有年产能8万台套工程机械关键液压部件,2016年准备新增“年产5万台套工程机械用关键液压部件”,但该项目在2018年4月17日才取得无锡江阴市人民政府云亭街道出具的江苏省投资项目备案证,同意开展前期工作。

  即使公司扩产后产能也仅有13万台套,与公司招股书披露的2016年22万台、2017年24万台、2018年28万台数据相差甚远。根据这个环评文件介绍,公司报告期内的产能都只有8万台套,不知公司多出来的这些产能是从何而来。


责任编辑:陈一楠